植保无人机大有可为——访中国农业机械化协会副会长杨林

- 2019-04-09-

       2018年植保无人机进入农机新产品补贴试点,意味着行业内企盼多年的将其纳入国家农机补贴梦想成真。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国农业机械化协会副会长杨林。

      记者:目前植保无人机非常热,消费级无人机巨头也纷纷进入植保无人机领域,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

杨林:这是企业生产的需要和农民需要,目前植保无人机在朝着追赶地面(植保)机械的方向努力。现在虽不是喷药季节,这些企业还在很多地方做一些试验开发,你们可以去田间地头了解下。

记者:您认为大量企业的进入,对植保无人机行业的发展是喜是忧?

杨林:这个不一定是好事。

植保无人机

记者:跟自走式农用植保机械相比,植保无人机有什么优劣势?在作业质量方面,植保无人机是不是比不上自走式植保机械?

杨林:植保无人机优势是效率高。植保无人机现在可以用在茶园、柑橘、荔枝大片种植的地方,还有用在玉米等一些高秆作物中。在封垄的时候,人是进不去的,高秆作物中,连高架拖拉机进去都困难,但是植保无人机可以进去喷药,不过还没有能够达到理想水平。据说,封垄以后喷药会对某一种病害有很强的效果,对增产起作用,这是地面机械作业达不到的。众所周知,水稻产区最先用到植保无人机,原因是稻田有水,地面机械不好进。虽然水稻植株不高,但是水稻产区病害发生季节都很热。特别是在湖南双季稻区,人要背着药进去很容易受伤,甚至出人命。天热的时候喷药穿着都很少,药很容易渗入到人的皮肤里。虽然政府反复强调植保要做好防护,带好防护面具,但因为天气太热,农民不会这么做,所以会出现很多事故。当地县政府很关心这事,地方一旦出事,县长可是第一责任人呀。出现了植保无人机以后,农民一看,觉得这个不错,不用亲自进地里去了。政府一看,也觉得不错,不容易出事了。虽然开始喷药质量还不是很好,但是它能作业,能杀病虫害,就很受市场欢迎,至于飞行精准度,一开始还达不到现在这个水平。当地县政府就跟农机局说促进一下发展植保无人机的事,农机局一开始也是懵的,都没搞过这个,对植保无人机也都不熟悉。但是县长一说,农机部门就得硬着头皮干,这样一干,还真就把这植保无人机发展起来了,这就是湖南率先用无人机的历程,这跟政府的勇于大胆实践、试点补贴都是分不开的。后来,河南等地方也慢慢发展起来了。

你看极飞无人机的载药量最大是8L,为什么不把载药量做得更大一些呢,不做10L、15L?我开始也有这个疑问,但是极飞的技术人员告诉我,在设计无人机的时候,基本结构、载荷量、航程,一架次时长等,这些都不是胡乱设计的,而是基于整体的计算模型做出来的。载药量大的飞机,续航时间短,耗能高。就跟你背一个包和两个包上楼一个道理,你背两个包走一趟和背一个包走两趟各需要多少大卡,这是需要精确计算的。我在湖北看到一家无人机公司设计的载药量是10L,他们的设计团队说,他们试验了充满电装5L的药,回来再装剩下的5L再飞一架次,算出来的结果是,这样在应用效率上是最高的。这里面还考虑到作业距离、作业半径、载荷和电池的补充等因素,这些都跟作业的规则和作业的路线选择有关系,所以并不是载药量越大机器就越好。

但是烧油的植保无人机不是这种算法,烧油的能效比较高。一箱药持续航行也许两三个小时都可以。耗油的能源载荷比和耗电的能源载荷量是不一样的,耗电的载荷量要自始至终一样。但是耗油的飞机结构决定了其机器结构操作起来更复杂,耗油的植保无人机,机手需要很专业。培训一个耗油无人机的机手和耗电无人机的机手周期大不同:耗电的七八天也就够了,耗油的要三个月。就跟学开车一样,耗油的机手最终要将驾驶熟练度达到一种自主下意识的行为,一上午作业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很累,起码要休息一天。不少公司现在都在培养自己的机手。

实际上,植保无人机作业质量已经在不断接近自走式植保机了,但是还不能达到地面喷杆式这种机械的作业质量,而且搞植保作业的人也说过,植保无人机确实没有地面喷杆式喷雾机的作业质量好,但是喷杆式喷雾机要费很多油,拖拉机在地里牵引还可能压伤作物,有优点也有缺点。所以这两种植保机各有利弊。作业质量,我们可以观望下,无人机在这方面能不能继续提高,这还是有可能实现的。

目前作业的话,这两种机型不在同一领域作业。对植保无人机的要求,一是飞行定位的精准度高,还有就是药的问题,航空喷剂和地面施药的药剂成分还不太一样。现在还急需培养开发一些适用于航空喷药的药剂。因为航空植保机载药量小,所需浓度要高,但现在制造这种高浓度药物的市场上还没有几家。

记者:目前植保无人机的发展,有哪些利好因素?又存在哪些限制或不利因素?

杨林:农业部2017年发了个文件,首次开始在六个试点省可以开展一些无人机方面的补贴,也开了会,文件也出来了,只是稍微晚了点。广东省农机局的去年底跟我说,明年三月底之前完成试点很难说,现在毕竟也不是作业季节,到了明年初怎么样也还搞不清楚。政策倒是没有什么限制因素,植保企业只要符合规范、符合应用的规定就可以。无人机企业的飞机要用到生产中,但是公司要管好它,我们要求要远程监控产品,什么时间开始作业,操控手是谁,作业过程中喷的是什么药等,都可以通过网络监控实时看到飞机在作业地点的实际作业效果、数据传输等。虽然政府不强行管制,但是现在我们在搞试点,试点省在补贴这些机具产品时,可能对这些数据有一些指标或功能方面的描述,达不到要求政府可以不给补贴。至于无人机符合不了补贴标准,还想寻求大发展,这是比较难的。

记者:您怎么看待试点意见?将来植保无人机有没有希望进入农机购机补贴政策?

杨林:这个不好说。管理规定实际目的是明确了允许使用植保无人机做植保服务,因为它作为一种很重要的手段,可以在病虫害季节实现高效服务。除了这六个省,2018年是否会扩大试点?只能是边走边看了。至于怎么发展,现在市场上几家植保无人机公司数据基本都是透明的,都能达到指标要求,而且一开始政策就要求他们这么做。自己生产的东西自己要管好,管不好出了事情就问责到企业。企业生产的产品就是要从技术上、从结构设计上留下痕迹,出了事的话,企业要自己承担责任。

记者:您如何看待当前植保无人机的市场格局?目前植保无人机领域哪几家企业比较领先?各自具有什么特色或优势?

杨林:极飞和大疆算是行业内数一数二的。大疆知名已久,极飞力量也不容小觑。极飞进入无人机领域比较早,基本跟大疆同一时间,从2012年开始,极飞全力集中在农业领域的应用,可以说,一定程度上极飞在农业领域更优。大疆主要是消费级的,极飞主要是农民用,所以极飞在农用时,一边应用,一边就改进自己的系统,可以说在农用领域做得非常不错了。2017年极飞又用上了一些新技术,包括避障、保持相对高度等。因为农田在实际中很多是起伏不平的,所以保持相对高度是很重要的,特别对一些在坡地的作物,像甘蔗、柑橘园、茶园,无人机可以自动调整飞行高度,可以跟作物保持相对等高的距离,这样保证喷药喷洒均匀。这也是我们两年前在做行业标准底稿的时候,就提出的一个基本的标准。那会还几乎没有企业做出来,现在基本都攻克了这一难题,这对提高作业质量和作业服务效率都有好处。大疆也在做一些尝试,但是跟极飞机型不一样,虽然进入农业领域晚两年,但是他们的研发团队很强。

除了大疆和极飞外,现在植保无人机领域比较优秀的品牌还有汉和以及全丰。这两品牌都是耗油的,载药量大,可以作业更大面积,但是飞行对机手要求很高。他们生产的飞机旋翼直径大,只有一个桨转动,这样可以把风压下去,药就随着风喷洒向作物表面。多旋翼的风力比较分散,风压就没这种单旋翼的大。最近在深圳有个会,遇到一个河南的小伙子,听他说高科新农也是一家挺不错的企业,他们生产的无人机有些像全丰和汉和的单旋翼直升机,但同时又是电动的。我说河南不是有全丰么,你怎么跑这来看无人机了。他说,多旋翼的机子不好,单旋翼的风压大,药液喷洒更有效率。但是全丰结构太复杂了,一方面是贵,另一方面是操控起来很复杂,这个高科新农是电动的,操作简单。这才是用户对产品的反馈,但是有时候研发人员并不一定琢磨到这个事。

记者:有人对植保无人机的安全性方面有担心,您如何看?

杨林:这个是不存在的,无人机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,但是如果操作过程中遇到什么不可抗力,那也阻止不了。担心安全的话,不用是最好的。